Lime

一个杂食的小学生

【修伞】一次相遇

丨平行世界的初遇

丨OOC肯定有

 


十五岁的叶修又一次逃家失败了。

这次已经是他最接近成功的一次了。大清早五点不到,家人都还在梦乡里,他就挣扎着起了床,偷了双胞胎弟弟昨晚刚准备好的离家出走的行李,蹑手蹑脚溜出门,坐上了首班去火车站的地铁。他一个人抱着背包在火车站蹲了一个多小时,好不容易等到最早班的高铁要出发了,却捏着高铁票在检票口被父母逮个正着。

都怪他的蠢弟弟,被父亲揪着回家的时候,叶修气呼呼地想,要不是叶秋在背包里装了自带GPS功能的手机,现在他至少到隔壁T市了。

回家之后就是一顿好打,又被勒令禁足一个月,期间电脑电视等电子产品一律不准碰。等叶修好不容易从苦海中脱身,夏天已经过去了一大半,又快要开学了。

本以为这个夏天的离家出走计划就此泡汤,谁知道他父母突然转了性子,说要带他们兄弟去H市旅游。

“你不就是想要去H市吗?现在我们带你去。”晚饭的时候,他的母亲这么说。

闻言叶修一口米饭卡在气管里,差点没呛死。他才不是想去H市,只是想逃家而已,高铁票也是随便买的,目的地是哪里根本不重要,没想到居然被父母误解成了想要去H市玩。

不过去H市也没什么坏处,叶修转念一想,糊弄地点点头,装作高兴的样子,心里却打起了小算盘。

 

H市是著名的旅游城市,同时也就意味着——景点人多。

那么在人多的地方,走失也就不稀奇了。

叶修打的就是这么一番主意。这不,他刚跟着父母在逛河坊街,街上来往的游人不少。街两边又都是工艺品店,人群进进出出的,扰乱视线。于是他趁着父母一个没注意,就悄悄溜掉了。

叶修低头跟着人流走了很久,才走出了那条街。

这是他第一次来H市,人生地不熟,又身无分文,根本无处可去,只好沿着马路往前走。夏末正午,阳光猛烈,他一个缺乏运动的十五岁宅男,走了不到一公里就感觉头昏眼花,快要中暑。正好这时眼前出现一家网吧,叶修想也不想,赶紧拐进去吹吹空调消消暑。

然而就算有网吧,他也没有钱上网。叶修吹着凉风,正想着怎么着才能骗过网管多蹭一会儿免费空调,却发现这家网吧热闹得很,连网管都忙着挤在人堆里看某两个人对战。叶修正想凑上去看个究竟,人群在此时爆出一阵喝彩声。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从电脑前站起来,笑得很得意。

“还有谁要来?”

那少年年纪小,个子还不高,要踮着脚尖才能越过周围大人们的头顶环视一圈。但是他这么一问,围在他身边的那么多人轻微骚动了一下,竟然没有人敢应战。

看起来是个高手。

叶修之前刚被父母关了一个月,此时看到游戏就手痒,更别说对方可能是个游戏高手了。他当即举手喊着我来我来,完全忘记了自己根本没有钱交网费这一残酷的事实。

见有勇士应战,众人纷纷让出一条路来给他。叶修刚挤到那个少年面前,然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,就被网管打断了。

因为被认出来没有交网费了。

没钱上网也还想来挑战高手,人群里顿时一阵哄笑,饶是叶修也不禁有点尴尬。那个少年倒没说什么,反而很豪爽地表示,要是叶修能赢他的话,网费就他出了。

不过要是没赢的话,就另说了。

 

结果当然是叶修赢了。

众人里爆发出一阵阵惊叹声,之前那少年的本事大家都是领教过的,没想到突然杀出一个更厉害的。但大家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,而且有不少人都是那人的手下败将,现在见他总算也输了一回,个个都是兴高采烈的,起哄着说再来一局。

叶修当然巴不得再多打一会儿的,他这时笑着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,问他刚才说的话还算数吗。

当然算数,刚输了一局的家伙翻了个白眼,气呼呼地表示再来一局。

再来一局。

再来一局。

再来一局。

就这么来了一局又一局,回回都是叶修赢。

围观人群着实兴奋了一阵,但后来输赢完全没了悬念,也就意兴阑珊地散开了。只有那少年还揪着叶修不放,一局输了就再来,分明是不赢一把就不放弃的架势。而叶修也正杀得痛快,对方的确是个难得的高手,即使他已经投入了十二分精力,也不敢保证自己一定会赢。

 

两个人就这么从烈日当头一直战到了日落西山。这时又是一局终了,又是叶修赢了,那少年不服气地一甩手,本想说句再来,却正好一眼瞥见屏幕右下角的时间,五点已过。

“不来了,不来了。”他立刻一推键盘就往网吧外面走,临走前没忘把他和叶修的账给结了。

人一走,叶修也没钱上网了,只好跟着往外走。

“诶,你跟着我干嘛?”那少年听到背后的脚步声,一转头看是叶修,似乎又有点生气的样子。

天地良心,叶修真没打算跟着他。他不过是不想被太阳晒到眼睛,就只好选择背着落日走,谁知道恰好和对方一个方向。但是对方气鼓鼓的样子也挺可爱,于是叶修又去招惹他,“谁让你输多了就想跑呀?”

“谁想跑了?!”少年果然更气了,“我赶着去接我妹妹放学呀。”

“妹妹?”叶修意外,他没想到对方竟然还是个二十四孝好哥哥。

“是啊,等我接完妹妹再来和你战。”一提到游戏输赢,这家伙还是耿耿于怀,又急着下战书。

“好啊,我等你。”叶修笑着说。

结果说完了我等你,叶修还跟着他一个方向走。那少年被叶修跟得浑身不自在,问他到底要去哪里。

叶修只好坦白说,他刚离家出走,现在没地方去。听到这话,少年愣了一下,过了片刻才哦了一声没再说话,也没再赶他走了。

叶修晃悠悠地跟在少年身后走了段路,又忍不住去走上去跟他搭话,一会儿问人家叫什么,一会儿又问他多大了,平时都做什么,还玩过什么游戏。

苏沐秋,也就是那少年,虽然说话还是没好气,但也还是回答了。尤其是说到游戏的时候特别较真,他说一个游戏的名字就要问一遍叶修会不会玩,玩的话就下次再一起战。

叶修当然满口答应,完全没考虑到这是他离家出走第一天。他现在身无分无,连晚饭和住处都没有着落,居然就这么心大地和苏沐秋打了一下午游戏,而且还没打够,还要接着比。

两个人就这么一路走一路聊游戏。H市的夏天天气炎热,虽然是傍晚,空气依旧闷热,夕阳在背后烤着。叶修走了没几分钟就已经是满身大汗,他一个下午一口水都没喝,又和苏沐秋说了好多话,现在正口渴得不行。路过街边卖冷饮的小铺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,悄悄舔了舔嘴唇。

苏沐秋注意到他的眼神,犹豫一下走了过去。他本来是想买两根冰棍的,但是一翻口袋就傻了眼,他今天出门没带多少钱,刚才又付了他和叶修两个人的网费,现在连买两根冰棍都不够了。

无奈之下他只好买了一根,递给叶修。

“你不吃?”叶修见他把冰棍递过来,有点意外。

“我不渴。”苏沐秋说。事实上叶修看他也是满头大汗的,怎么会不渴。

“一起吃吧。”叶修有点感动,又有点不好意思。刚好苏沐秋买的是最便宜的棒棒冰,他把冰棒从中间拗断,分成两半,一半分给苏沐秋。

“谢啦。”苏沐秋也不客气,接过来就吃。

 

“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啊,你父母对你不好?”

过了半晌,苏沐秋咬着冰棍说。

“也不是吧……”叶修想了想,“不知道怎么说,就是不想在家里呆,想出来打游戏。我还有个双胞胎弟弟,他也很想离家出走的。”

“哈,你们兄弟俩真行。”苏沐秋笑了一声,“你父母到底是干了什么呀?”

“那你父母呢,你每天赖在网吧打游戏都不管你?”说起这个话题,叶修也想问。如果他的父母也能像苏沐秋的父母这样让他尽情打游戏的话,他也许就不会离家出走了。

没想到苏沐秋垂下眼睛说,他的父母早就去世了。

无意中触及了别人的伤心事,叶修赶紧给人道歉。幸好苏沐秋也没在意,很快恢复过来,笑着说他不是还有个妹妹吗。

“所以我要好好照顾妹妹。”他说。

这让叶修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。身边少年的侧脸被夕阳被染成暖色调,叶修看着他叼着冰棍的嘴唇,心里一动,说要不我跟着你混吧。

苏沐秋一时没反应过来,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他。

“我说我要不跟着你混吧。反正你家就两个人,多个人也没差。而且你看我游戏水平也不错,也能和你一起当个职业玩家赚点钱。”于是叶修又说了一遍,“你愿意收留我吗?”

苏沐秋似乎愣了一下,一时没有回答。叶修有点紧张地等着,一不留神把剩下的冰棍都咬进了嘴里。一大口冰块在嘴里,冰得他龇牙咧嘴的。

“哦,好呀。”

苏沐秋想了想,终于笑着说。

随着他那句话,冰块在嘴里化开来,酸甜的橘子汽水味。

于是叶修也跟着笑起来。

 

可惜最后还是没有做到。

叶修还没和苏沐秋走到他妹妹的学校,就被正在满H市找他的父母抓到了。他连一句再见都没来得及和对方说,就被父亲揪着耳朵拎回了酒店。临走的时候他挣扎着回头,最后看了一眼似乎还愣在那里没反应过来的苏沐秋,心想对方现在大概能理解自己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了吧。

因为这又一次失败的离家出走,他父母甚至连他弟弟叶秋都开始对他死守严防,不论是在室内室外都至少有两个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,根本没有人有心思再去欣赏H市的美景。但这一番努力显然很有成效,直到登上回B市的飞机,叶修愣是没找到空再去找苏沐秋一次。

回到B市的家,叶修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录游戏,找到苏沐秋的游戏账号,发了好友请求过去。

“叶修……?”

很快苏沐秋那边就回了过来。他们俩那天打了一下午的游戏,对方的游戏账号熟悉到闭着眼睛都能写出来了。

“QQ号手机号家庭住址常出没的网吧地址,统统报给我。”他一回复,叶修立刻大爆手速,发过去这么一句。

“你干什么,查户口呀?”这次过了很久才回过来,苏沐秋大概是被吓了一跳。

“是啊,查户口。”叶修看似理直气壮地回,其实打字的时候一颗心砰砰地跳,快要爆得和手速一样快。

“等下一次我离家出走成功了,就来找你。”

“你那时说好了要收留我的,这话还算数吗?”

他又补了一句,好像生怕别人不要他了似的。

“算数啊,不管什么时候都算数。”苏沐秋说。

 

叶修终于笑起来,他再次敲打键盘,发了一条消息过去。这回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,敲得十分缓慢而用力。

 

“那你要等我。”

 

“嗯,我等你。”

 

END

 

 

希望你们不论在哪个时空都能相遇❤


评论(4)

热度(140)